目标是找到可以吹到退坑的原作向


《你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北雁眠
《殉道者》

四木
《当世界只剩下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雷狮会干什么?》

言南
《星辰燃尽》

东东包
《和最讨厌的人在一起》

lucifer
《说谎的人》
《莫比乌斯》


《海盗的自由论》

海道

【雷安】安迷修叫雷狮好几次到底是为什么

»题文无关

»大概是原作向

»ooc bug 私设 剧情 排版崩坏 常识性错误有

»祝贺雷安tag第一

»助攻tag数破2w

»和中秋没关系的迟到中秋贺文

»谨慎观看 谨慎观看

»有原作台词引用

»后期相声












幽暗潮湿的深林里,有个人在奔跑,说是奔跑也不准确,那更像是在迷失方向时寻找道路。他双手提着两把正发着不同颜色光芒的刀,身形还很挺拔就是脚步不稳。安迷修只不过是外出狩猎时,一路追着逃跑的猎物而来,居然在最后一击结束后,进入了这片森林。
这片森林有古怪。摇摇晃晃的少年再次举起右手时想到,他用那把发着橙黄光芒的刀砍向一片浓雾,不合常理过于凶狠的劈砍本是杀伤力极强的一击,雾气却顺从地沿着他的剑身一分为二。
他能感觉到这森林的恶意,甚至已经确认了那雾中某些东西存在的位置,但是他的攻击没有任何用处,一次又一次的挥空让他感到烦躁,汗水在高体温和外界过于饱和的水汽中沿额头滑下抵达眼睑,白色的衬衫黏在身体上,他感觉一种惊惧笼罩在他的心上,叫嚣着离开这里。
抬起袖子胡乱抹了一把额头想着,没什么好怕的,不过是未被攻略的新地图罢了。为柔弱美丽的小姐们扫清未知的危险也是骑士道的修行之一啊,安迷修停下脚步思考,刚刚获得积分的提示与森林的地图信息一起传来,这片叫做[迷月森林]的地图,终端提供的信息只有寥寥几句话。而关于如何穿过这古怪森林的提示甚至就只有几个字:
[顺从月光,方能抵达。]
意义不明的短句任骑士正直的脑瓜转来转去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定了定心神深呼吸了一会儿,脚下的积叶湿滑绵软,有着星状花瓣和红色花蕊的不知名白色小花长了一路。湿润微凉的空气伴随着森林独有的草木味道让他感到些许平静。睁开眼抬起头,看着天上安静高悬的银白色圆月,顺从月光才能抵达出口…吗,更加用力握紧凝晶和流焱打算迈出脚步。
突然,他嗅到一股奇异的芳香,同时树枝横行藤蔓交缠的眼前迅速闪过一个影子,那影子速度太快,安迷修只来得及看得清一个姿势奇怪的人形,低垂的头巾以及血液在地上留下的鲜红痕迹,银月好像扭曲了一瞬便被突如其来的厚云遮挡得严严实实再透不出一丝光亮。
失去月光的指引,安迷修眼前只剩下黑暗中的黄蓝二色。黑暗是一块整体,探不明真实的现况,即使有光源也起不到一点作用。在纯粹黑暗里的光是危险的,他矮下身体,缓慢地朝身边的古树退去,以免后背受袭。
先前触手可及的树木现在仿佛消失了一样,他现在心里被那个身影占据,即使没看清,他也认得出那条头巾,但安迷修不明白,为什么他也会在这里。
脚下踩到了树根的凸起,他调整好身体保持一个随时可以发动攻击的状态。这时,有个柔软冰冷又潮湿的东西触到他的脸侧,紧绷的神经瞬间爆发,翻身退出一段距离,抬手就砍,过激的反应让他的攻击没有保留,过猛的剑风直接将那东西扬起,掠过它砍倒了更远些的树,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好像是个死物?天上的云似乎在一点一点的飘散开,月光渐渐显露出来。安迷修凑上去一把抓住,居然是条带状的布制品,再一看,是条破破烂烂印着星星图案的…
“雷狮?!”安迷修震惊地喊出了声音。流焱脱手插进地面也没有注意。
这时背后传来一声嗤笑,他暂时一片空白的脑袋下意识反应过来,瞬间向左扭身,手中的凝晶刀尖直指那声音的来源。
同时间,天上的积云完全散去,宁静银白的月光重新照亮大地。待安迷修看清对面人时,他还卡壳的脑子彻底停止运作:“雷狮?!”
“喂喂,一直叫我名字干嘛,安迷修。”凝晶直指的人在安迷修看来无疑就是雷狮,熟悉的星星头巾和冷笑的神情,以及握在雷狮的手里,最显眼的雷神之锤。
“你怎么也在这?”他又想起手上的东西,“既然你头上戴着你的头巾,那这条又是谁的。”
雷狮闻言走近了安迷修一点,伸长手臂抓起那条头巾,“湿透了,看来在这里挂了有一段时间了。”安迷修没说话,蓝绿色的瞳孔警觉地盯着雷狮。
雷狮松开头巾,任它重新掉进安迷修手心里,无所谓地摊开手,“你看我也没用,我刚睡醒就到了这破地方,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沉默对视,一边似笑非笑,一边眉头紧皱。太安静了,风吹叶片沙沙作响,安迷修在脑内整理刚刚发生的事,突然回想起那一瞬而逝的影子。
“那你有没有看…”
“闭嘴!”雷狮突然开口,目光狠狠看向远方树木的交界处,安迷修愣了半秒,也迅速扭头,只看见一抹厚重的红色披风扬起又瞬间消失。
“是谁!”雷狮丢下两个字就极速闪身追赶,安迷修没有考虑就下意识拔起地上的流焱,追着雷狮的背影向森林深处跑去。
散发着冰凉月光的银色圆月依旧静静高悬在天空,边缘隐约泛着红光,遥不可及。
“雷狮!你看到什么了,是刚刚那个红色的影子吗?”
安迷修看着身前的雷狮高声问到,急速奔跑使他的声音略微失真,迎面而来的风湿又冷,灌进嘴里的感觉并不好。但是雷狮仿佛根本没有感觉,也没有回答安迷修的问题,风扬起他的头巾像难以捉摸的飞鸟,安迷修更看不见他脸上的神情,一时间空气中只充满急促的呼吸声。
雷狮又翻过一棵横倒在地面上的巨大枯树,落地的动作使得厚积的落叶发出一些水声。安迷修随即纵身一跃,单手撑着树皮粗糙的表面也掠过了这障碍物。
明明是紧急的状况,雷狮却迅速停住脚步,摆出警惕的姿态。安迷修见状不解,“怎么了?突然停…”他上前与雷狮并肩,下一秒就睁大了眼睛,这里分明就是刚刚他们碰面的地方…!?
怎么回事?安迷修脑子一片混乱,刚才应该没有拐角,脚下凸起的树根,熟悉的鞋印,同样的白色小花和被自己亲手砍倒的树,发生的怪事太多,安迷修也不想去一一探明,干脆放弃思考。
“恶党,给个解释。”
“什么?我怎么会知道,我不久前还想着怎么抢更多鶸的积分,眼睛一睁居然到了这种地方,黏糊糊湿漉漉的真他妈不爽!”
雷狮好像突然暴躁起来,气质瞬间变化,举起雷神之锤后,枝叶缝隙的天空中瞬间黑云压顶响着隐约雷鸣。安迷修略一惊讶,察觉到一些微妙的违和感,但他现在只能闪身退开一段距离举起双刀防御。
僵持了一会,一道闪电劈开黑沉的夜幕,也劈开了安迷修的疑惑,他们不是雷狮?!安迷修惊悚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后,瞬间抬手发动冷热流,同时天空中蠢蠢欲动的惊雷也势不可挡地劈向安迷修。
又数道煞白的闪电混杂雷神的暴怒从天而降,带着气势汹汹的雷霆万钧。那场面实在吓人得很,要换做是实力弱的参赛者怕是直接吓凉了,可安迷修不怵他。笑话,他们都打了多少次了,不过气势吓人,雷暴杀伤力是极强,但明显缺乏机动,只要能躲开就不足为惧…!骑士先生的直脑筋并没过多考虑能毫发无伤地躲开雷狮攻击的,放眼凹凸大赛也就那么几个人。
就在安迷修准备动身时,他的身体像机器被切断电源那样直接僵在原地动弹不得,好像有什么控制了他的身体,他只有抬头瞪大眼睛看着噼里啪啦的攻击瞬间逼近自己的脑壳。
变故瞬发,安迷修又感到一股蛮不讲理的巨大力量把他往旁边掀,简直像是打棒球!?安迷修腾空的过程中脑内还想着。所幸重力没有抛弃他,让他狠狠回到还算软的地面上。
即便如此,安迷修还是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潮湿的地面使他后背的衣物很快濡湿。靠,脊椎要折了,到底是谁…?他费劲抬起身体,就看见熟悉的背影和雷神之锤…
“雷狮?!”下意识脱口而出,安迷修一下子恍惚起来,发觉自己今天好像叫了雷狮很多次。
安迷修突然回过神来发现那个锤开自己的雷狮,头上并没带着标志性的星星头巾,外套破破烂烂地敞着,但他整个人的战意却显得十分高昂。刚才差点把安迷修电成积分的雷暴也被他轻易避开,雷狮没有像那冒牌货一样使用雷电的力量,他直接冲上前用锤子把冒牌货抡到一边树上再死死抵住脖颈。
“傻子安迷修,”雷狮的声音低沉,像是突然有些疲惫,“把你的黄刀拿来。”
黄刀?安迷修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流焱。神tm黄刀,恶党就是恶党,本性难移。但是安迷修又想起这恶党刚才也算是救了自己,他也不好现场翻脸。
“恶党,那叫流焱,另一把叫凝晶。”安迷修只好边无奈地走向雷狮边给他科普,“知道怎么念吗,我教你啊。”
可雷狮根本不领他的情,“傻逼废话真多,被轰成积分算了。”
安迷修彻底无话可说了,干脆识相地闭上嘴避免和雷狮交流,他知道过于较真迟早被雷狮气死。
“干嘛?”走到雷狮身边,看着被抵在树上的冒牌雷狮垂着头生死不明,就看到正主雷狮伸出手,安迷修狐疑地把流焱放在他手心里,雷狮没有一丝犹豫就打算割下冒牌货的头。
反倒是安迷修被惊了一下,原来恶党对着自己的脸也这么残暴,一时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雷狮懒得理他,树上的怪物在流焱触到“皮肤”时就化作雾气四散了。所以并没有出现“自己”人头落地的画面,反手把流焱扔回给安迷修,转身离开,朝出口前进。
安迷修只能跟着他一起,雷狮也没表示抗拒的情绪,空气沉默,只有两人踏过地面的声音。
“刚刚那是这张地图的怪吗?”安迷修忍不住打破了死寂的氛围,盯着雷狮看不出喜怒的背影发问。
“…是,迷月森林是以第一个进入地图的参赛者为原型复制的怪物,不仅现时代,甚至从前和未来的形象都会出现。本大爷不过是出门赏个月,也能有这种糙心事,还碰到个傻逼骑士,简直坏了我的心情。”
渐渐靠近出口,雷狮转身面对安迷修,冷笑道,“这次算我的锅,那森林里的花有致幻作用,第一个进入森林的人可以用它们来控制别人,”看到安迷修瞬间变黑的脸,雷狮嗤笑起来“或者玩火自焚,上瘾的感觉可不好受。”
他们再一次对视,雷狮用闪着轻蔑危险的光的紫色眼眸死死盯着对方,“双剑的安迷修,最后的骑士大人?哈,你想试试吗?”
“怒我拒绝。”安迷修算是勉强免疫了雷狮的精神攻击,“不管你从前如何,这次你救了我,我要向你表示感谢。”安迷修从雷狮身旁走过,到森林的边缘停下,“下次见面,我会证明我的骑士道,把你和你手下的恶党全部铲除!”
    “我很期待,可别让我失望啊,安迷修。”
双剑的骑士和雷电的海盗同时踏出这片森林往不同的方向前进,这一切不过是互相厮杀的游戏中一段小小的插曲罢了。
除了当事人,只有月光见证了今夜发生的一切。




评论
热度(31)

© 海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