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标是找到可以吹到退坑的原作向


《你的孤独是一座花园》

北雁眠
《殉道者》

四木
《当世界只剩下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雷狮会干什么?》

言南
《星辰燃尽》

东东包
《和最讨厌的人在一起》

lucifer
《说谎的人》
《莫比乌斯》


《海盗的自由论》

海道

*安安生日快乐





『』

凹凸大赛——星际传说中是强者聚集之地,要不是群不要命的疯子,要不就是兴趣使然的愉悦犯,原力技能更是给予他们战斗的资本,一言不合兵戎相见才是凹凸大赛的日常。震天动地的对峙,电闪雷鸣风暴翻涌,那些或出身高贵,或实力强劲,亦或两者皆有的参赛者更不在少数。

这些“强者”各有不同的信念目的,即使他们本人对自己缄口不提,但人民大众的想象是无穷的——比如逃家皇子为自由成为星际海盗,独行骑士为信念守护敌人等等。关于他们的流言已传遍大半个宇宙,自由、热血、复仇、隐忍、守护、信念…最重要的是那炫酷的战斗!少年少女当是最吃这套的类型,一捧火燎过怦怦鼓动的心脏便一发不可收拾。狂热的崇拜者在心里脑里一遍遍描摹他们的面影,最后让他们向着自己的希冀转变,主观意识改变一切,构筑出一个『理想化』的对方后就去疯狂爱慕,一边沉溺于梦想,又在一次次梦想破灭中矛盾挣扎。

“你爱的是他,还是你眼中的他?”

安迷修对于凹凸星球之外的地方并不熟悉,在他单调的小前半生来说,日复一日不变的修行,一行一行整齐排列的骑士宣言像是把他塞进模具里,为他规划好了一切未来,他不必思考,也没必要做出格的选择反抗。因为他热爱这样的生活,“最后的骑士安迷修,为您而来。”所有人在听到这句出自他口的话时,不免都在心里腹诽。

有些话就算不说出口,也是能传达给某个人的。

安迷修不善心机,但直觉灵敏。或许正因为他的正直无私,他人看似天衣无缝的谎言几乎从来骗不过他。但撒谎的理由他永远也猜不透,就像他不懂真心相爱的两人互相出手,沉重的伤害只为了离开对方。也从看不清谎言背后的真相,“若有与在下两情相悦的小姐,在下必定拼尽全力护她无恙!”

他尊重女性彬彬有礼,对待原则立场相悖的『恶人』则毫不留情,乍一看只是爱憎分明,但是谁又能说清爱恨?爱和恨本就不相对立,世界上的事物不像硬币一样非正即反。

人的感情又是其中最为复杂的东西,他又将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可怜的羔羊,迷途不知返,他要往哪里去追寻眼里的火焰?

 

『』

 

安迷修第一次遇到雷狮时其实是一个挺浪漫的盛春。那时大赛才刚刚开始,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系统的鸟语花香真实得不像话,绚烂的春景让一切一见钟情都有了正当的理由。

野山樱极易脱落,柔弱的花瓣随风而逝,安迷修带着茧的指腹触碰到是柔软湿润,带着春天的温柔。他坚韧安分的内里突然掀起一场暴风雨,冲动占据他的理智,这是少见的。他向来下意识遵循准则行动,但天时地利具备,命该如此,他便在树下遇到一个陌生人。

这种时期,大部分参赛者都选择独自一人适应自己的原力技能,毕竟他们参加比赛目的大同小异——获胜。区别不过是个人的祈愿不同罢了,安迷修之前习惯便是使双手剑,凝晶流焱更像是等级提升后可装备的强力武器,令安迷修十分满意。因而他才偷闲出游欣赏春景,遇到同为参赛者的选手说实话他是警惕的,不知深浅也许危险,可他也怀揣着不自觉的隐秘期待。

少年大概十八九岁,削利的肩膀和挺拔的脊背像惊扰了绵绵的空气,花瓣几乎没落在他身上。不过即便如此,少年额上头巾的下摆依然随着风微微起伏,他的黑发细顺,看起来比其它任何东西都要柔软。*

现在安迷修只有一个想法了——“他真好看。”

他像一只黑色的猫,冷漠异常,只有细长柔软的尾巴暴露一切。

安迷修突然发觉,他的头顶上有片山樱花瓣。啊啊,到底是哪一方更柔软呢?他好奇,心里被扑线团的小猫占领。这也是少见的。

他想了解。

安迷修不会退缩,他认定了就一往无前。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进入树下少年人周身的区域。因为那人缓慢地把目光从高大蓬勃的树上移开,转头把视线放在安迷修身上。

本能告诉他,危险。安迷修定住了,他与少年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尴尬距离,心里警铃大作。丰富的与非人战斗的经验让他的身体慢慢调整到合适的姿态,之后他就只能等待。

一场战斗?或是其它的什么,充斥刀光火电的一切。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直到微妙的静止被树下少年的离开打破。

 

啊,走了。

 

伪造的风吹动花瓣和安迷修的衣摆,他脑子里突然刮起暴风雨。

奇怪的人,还有——

 

“紫色的眼睛。”


评论
热度(20)

© 海道 | Powered by LOFTER